正文 440 容父的真面目

笔下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隐婚蜜爱:老公V587正文 440 容父的真面目
(笔下文学http://www.bxwenxue.com)    正在忙碌的阿晖将锅里煮好的饺子盛出来,容媛过去帮忙,把煮好的饺子端到餐桌上。

    阿晖把配料端上桌,两人就开始了简单的晚餐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媛媛,我不碍事,反正我一年四季都在外面办事,住在哪里都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没错,但容媛始终觉得这么做不妥。

    至少她不该把阿晖拉下水,还有她觉得自己需要成长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一年四季都在外面,但你的根始终在这里,你的家也在这里,阿晖,你真的不用陪我的。”

    阿晖好不容易有机会和她相处自然不会放过,再说了这个时候,她身边需要一个男人,即便是去了外地也不能保证容父不对容媛下毒手。

    “现在是关键时期,媛媛,有人要你的肾,只要容韵的病一天没得到救治你就会有危险,我必须保护你。”阿晖说完也不给容媛说话的机会,“嗯,肚子饿了,我们不谈这些,媛媛,先把饺子吃完。”

    这些东西容媛以前从来不吃,她的生活很精致,和厉子涵一样,特别是吃的方面不说每天山珍海味,但这些不太新鲜的东西绝对是不沾染的。

    今时不同往日,她和厉子涵离婚后就什么都不是了,即使食物再不和胃口她也得咽下去。

    一碗饺子,容媛逼着自己吃了大半,从今天开始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,以后都会过普通人的生活。

    阿晖将这一切看在眼里,她艰难的下咽,皱起的眉头都说明容媛不适用这种平凡的生活,她从小到大活得那么精致,一下子怎么可能适应。

    阿晖不禁有点担心,他们去了外地,他若出去办事,容媛一个人能不能好好生活。

    “媛媛,那边我已经让人安排好了,为了你的安全着想,我们不能住在富人区,但环境也不会太差。”阿晖这么说是想让容媛有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容媛当然明白,这个男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,她还有什么好挑剔的。

    “阿晖,等到了那边我想找份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找工作的事不急,你先熟悉那边的环境,还有你现在是安全第一,知道么?”

    容媛不想让阿晖操心,点头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新的地方,新的环境,还有新的人生,她必须强逼着自己适应。

    “媛媛,以后可能会受点苦,不过这都是短暂的,等熬过了这一阵你若是不习惯那里,我们可以再回来,那时候你才会没有生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阿晖,我知道我都明白,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,又怕到时候我不适应那里的生活责怪你。”容媛能看透他的心思,“阿晖,我没有那么傻,分不清是非。”

    也只有在她遭难的时候才看得出来,到底谁是真心对她,可是阿晖的这种好,容媛又怕受不起。

    “媛媛,你不要有心理负担,怕耽误了我,我们兄妹这么多年,难道这些不是我应该做的吗?”

    容媛沉默了,阿晖的话并没有带给她多少安慰,反而有一丝沉重。

    阿晖对她对容家忠心耿耿,到头来却连一个家都没有,容媛很是惭愧。

    容家。

    容父这两天一直为儿子的事操心不已,阿晖那个混蛋,竟然用儿子来威胁他,明知道那个孩子是他的命!这个逆子,果然还是背叛了他。

    这些年,容父一直不敢把手里的权利交给阿晖,只让他做一些血淋淋的事,阿晖的那双手沾满了鲜血,其目的就是为了控制住他,只要有一天阿晖背叛了他,那么他的所作所为也会受到法律的制裁。

    而这件事情容父是没有办法阻止阿晖的,为了顾全容家的颜面,还有他在外的美好形象,他的私生子和那个女人绝不能曝光。他已经曝光了一个容韵,容家多出了一个二小姐,如果再多出一个私生子,他就成为十足十的渣男了。

    失踪了好几天的容父这天回到了容家,容夫人正在给养在阳台上的花浇水,容父回来她装作没看到的一般,继续养她的花草。

    容父看得生气,他心里憋了口闷气无处发泄,容夫人就是最好的出气筒,以往是,现在也是,谁让她是名正言顺的容夫人呢,就得承受这些!

    容父走过去一把将她拽住,容夫人手里的洒水壶也因此掉落在地,她皱眉,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容父冷笑,死死攥住她的手腕大吼,“你还有脸问我做什么,都是你女儿做的好事,我怎么就这么倒霉,娶了你这么个女人,绊住我的一生不说,你生的女儿到头来还要祸害我!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是不是,媛媛也是你的女儿,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她?”

    “啊呸!”容父猝了一口,“女儿有个屁用,要是你能给我生出儿子,我至于落得这样的下场吗,你给我生不了儿子又要霸占着容夫人的位子,你以为我甘心?”

    这还是容父第一次如此中伤容夫人,他们夫妻虽然感情不是那么浓烈,可好歹也相敬如宾,即便多年前容父犯了错,容夫人还是选择了原谅,甚至把他的私生女视如己出,她自认为没有对不起容家,为何这个男人要说这样的话,叫她怎么承受得住?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容夫人这个头衔想给容韵的妈妈?”

    除了容韵的妈妈,容夫人想不到其他女人!她的女儿和厉子涵离了婚什么都不是,对容家没有半点帮助,而容韵,虽然得了那样的病,可她身后是齐封那样的大人物,这个男人是想把她们母女扶正吗?

    容父猩红了眼,“你不配容夫人,她同样不配,你们都为我生不出儿子,有什么资格做容夫人?”

    儿子,儿子?!

    这个男人还是在意儿子的,当初她生容媛,容夫人依稀记得他初为人父的喜悦,不过,他还是说了一句,如果能是个小子就更好了。后来容夫人也吃了不少药,看过不少医生,最终没能给容家诞下一个儿子,这是她的遗憾。

    但有没有儿子真的那么重要吗?他已经有了两个女儿啊!还有阿晖,他们的养子,这些年勤勤恳恳,对容家也算真诚,为什么他还不满足?

    容父推了容夫人一把,“到了这一步,我也不想瞒你了,容夫人的这个位子你还是让贤吧。”

    容夫人惊愕的瞪大眼,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丈夫嘴里说出来的,虽然他们上次因为容韵的身份闹了不愉快,她对他的态度也改变了不少,对他没有了以往的热情,可容夫人从来没有想过,有一天丈夫会选择抛弃她?

    就因为容媛和厉子涵离婚?所以这个男人就六亲不认,不仅不认容媛,就连她这个糟糠之妻也不要了吗?

    以容夫人对容父的了解,他不该是这么冲动的人,这个男人无论做任何事都会思虑再三,难道他都不顾及他最在乎的颜面了吗?

    他说,容韵的妈妈也不配!那么谁配做容夫人?

    容夫人像是瞬间明白过来,她上前拽住容父的胳膊,逼问,“你告诉我,你是不是除了容韵的妈妈,在外面还有别的女人?”

    容父冷眼瞥向她,“难道你一直不知道?”

    容夫人闻言如同五雷轰顶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竟然这么心平气和的说,难道你一直不知道?

    尤其是他那眼神,如同在看一个傻子。

    是的,她就是一个傻子,竟然以为他在外面只有容韵的妈妈,没想到还有其他女人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果然是好手段啊,欺骗了她这么多年,当初他和容韵的妈妈做了那样的事,他跪在她面前忏悔,道歉,每天想着法子逗她开心,甚至还陪她散心……

    看在孩子的份上,容夫人忍了,选择了原谅,可是这个男人呢?他的心肠究竟是怎么做的?

    容夫人无法接受被一个男人骗了这么多年,而她就像一个傻子一样什么都不知道!

    她想不通为什么一个男人能隐藏得这么好,可见容父城府之深。

    容父瞧她这幅模样只有极大的快感,他这些天受的气太多,总找不到一个发泄口,容媛那个死丫头,他花了大价钱培养她,就是这么报答他的吗?一点也不听话是吧,行啊,我就折磨你妈妈,看你的骨头有多硬!

    容父反揪住她的衣领,狠狠道,“你别怪我,今天的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,谁让你给我生不出儿子,而你生的女儿又如此不争气,除了一身傲骨什么用都没有,我可以说,你女儿离开了容家,离开了厉子涵什么都不是,将来,她可能自己生活都成问题,我把她包装的那么好,花了那么大的价钱和心思,她竟然敢和厉子涵离婚,脑子真是进水了!我要你们何用?”

    容夫人哑言,她万万没想到容父竟然可怕到这样的地步!

    她这辈子算是栽了!

    “你这么怎么狠心,怎么能这么说,媛媛好歹是你的亲生骨肉,她被离了婚本来心情就不好,你这个做父亲的不仅不关心不问候,竟还去责怪,你有没有人心啊?”

    “人心有什么用,我有人心你就能为我生儿子吗,我的女儿就能有用吗?我跟她说过多次不要和厉子涵起冲突,她倒好还离了婚,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,还在厉子涵面前闹脾气,也不想想自己几斤几两。”

    容夫人听着这些话心如死灰,她从来都不知道,自己所谓的丈夫,同床共枕了三十年的人会这么可怕,比恶魔还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她能说什么呢,又该说什么,他的眼里从来都只有利益,大概也没有把她们母女当成过最亲的人吧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想怎么样?”事情到了这一步,容夫人只希望有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他说,她不配容夫人的位置,该退位让贤。

    容夫人可没那么好说话,她跟了容父三十年,一路过来埋没了最美好的年华,这个男人说不要她就不要她,哪有那么好的事,至少她要给女儿谋得一点应得得东西。

    容父倒是没想到一向温柔贤惠的妻子会这么好说话,听她这口气是答应退位让贤了?

    “我说得很清楚了,你没资格做我的容太太,这个位子你不如让给别人。”

    容夫人真是后悔没有听女儿的劝,如同一个傻子般的守着这个家,为女儿守着容家大小姐的身份,殊不知,只要女儿离了婚,容小姐的身份根本没有用,容父不承认,外界这么称呼又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一个称呼不过是面子,而面子这个东西很多人都放不下,却又没丁点作用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要和我离婚?”

    容父倒是没想这么深,不过话已经说出口,加上他早就对容媛母女不满,还不如离婚算了,他的想个办法让他的宝贝儿子名正言顺成为容家尊贵的少爷。

    “我会给你补偿,也不枉这么多年你跟我一场。”

    补偿?

    容夫人不会傻到不要,毕竟她还有后半辈子,女儿也离了婚,以后事事都需要钱的。

    “你准备怎么补偿我?”

    容父眯眼,“五百万,足够你下半辈子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五百万?

    容夫人冷笑,“你做梦,五百万你想买断我三十年的青春,三十年对你的付出,三十年给你生儿育女吗?”

    一向温柔贤淑的容夫人蓦然间像是变了一个人,“现在的婚姻法很严格,你想和我离婚,就必须分我容家一半的家产。”

    话落,容父不可思议的望着她。

    他们夫妻三十年,容父一直以为眼前的妻子是个温顺的女人,她没有自己的思想,没有自己的生活,更没有太多的要求,只要他说的她都会去做,从来不敢反驳,只是没想到,在这一刻她竟然头脑清醒的要他一半的家产。

    “五百万,对你来说一个手指头都算不上,你五百万想打发叫花子么?”容夫人扬高了声音,在容父面前她再也不是那个逆来顺受的妻子,“你好好考虑清楚,要么给我容家一半的家产,要么就给我名分!”

    容父差点被她提出的要求气得吐血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他倒是从来不知道她有如此野心,容家一半的家产少说也有几十个亿,包括哪些不动产,还有他其他账户的钱不算,若是算起来,估计容夫人能分到三十个亿!

    三十个亿啊,容父怎么可能给她,自然要留给他年幼的宝贝儿子,他能给容夫人五百万都是良心了!

    名分?

    容父突然抓到她话里的重点,她要名分是吗?行啊,他就不离婚,继续让她做容夫人,以后这个家他也不回了,这样倒更好,他不用付出几十个亿,以后将财产悄悄转移就是,这个女人,到底没见过什么世面,想和他斗,门儿都没有。

    然而容父却忘了,那时候他和容夫人是一起开创的公司,容家公司有容夫人百分之二十的股份,这些年容夫人没有过问过,只等着每年过年分红,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,她绝不会坐以待毙,公司的账目她要清清楚楚!

    发生了这种事,容夫人自然不会瞒着女儿,她不会那么傻选择一个人承受,而且容父心思歹毒,她怕一个人对付不过来。

    等容父一离开容夫人就给女儿打了电话,容媛正在公寓打扫,她正郁闷马上要离开这座城市,好不容易安顿的一个家只安宁了两三日。

    “媛媛,我马上过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容媛听出容夫人语气中的迫切,“妈,发生了什么事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等我过来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容媛也没了多愁善感的心思,一门功夫等着容夫人过来。

    容夫人一过来就将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女儿,容媛也觉得不可思议,爸爸再荒唐,这些年从未对妈妈提出过离婚,他虽然对他妈母女态度一般,但也没有渣到那个地步。

    “媛媛,你爸爸除了容韵的妈妈,在外面还不知道有多少女人,说不定他是被哪个小妖精给迷惑了,要不然也不会跟我提出离婚!”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,他们谁也折腾不起。

    丈夫如此狠心,容夫人是彻底绝望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为女儿争取该争取的东西,也不枉她这些年在容家的忍辱负重。

    容媛宽慰了她几句,惊讶之余更多的是失望。

    男人呵,都是一个德行,有第一次怎么可能没有第二次,有了容韵的妈妈还不满足,他竟然还在外面找小四小五,这让容夫人怎么受得了。

    “妈,我之前就劝过你离开他,你就是不听。”容媛握紧她的手,“妈,要不然你跟我一起走吧,离开他,离开容家,我保证,将来没有他我们一样能活。”

    容夫人摇头,她头脑清醒得很,经历了这么多事她若是还只知道一味的伤心,一味的闹,一味的生气,她以后的日子就不要过了。

    大概是失望的次数太多,她也就死心了。

    “媛媛,我不能跟你走,你爸爸这么无情对我们,我也不会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容媛听得心惊,她从来没有见过母亲这个样子,如此坚决,眼神如此狠辣。

    容夫人在容媛心里一直是个温顺的女人,当初容媛甚至觉得她太过于听话,还劝过她,没想到妈妈也会有这种眼神。

    她该是有多恨父亲。

    人恨到一定的地步就怕做出冲动的事来,容媛害怕。

    “妈,你听我说,千万别做傻事,其实我们都知道爸爸是怎样一个人,我们早就看透了他是不是?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要往好处想,你看我现在离了婚,还不照样过吗?而且……我觉得这样的日子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真的好吗?容媛心里清楚的很,她离婚的这几天过的一点都不好,只不过她相信,一切都会好起来,会习惯的。

    “媛媛,我对你爸其实已经心灰意冷了,尤其是今天过后,我和他的夫妻情分已尽,我能坚持留在容家不过是想得到我该得的那部分家产,那是属于我和你的,媛媛,妈妈这一生做的傻事太多了,不能再糊涂下去,尤其是像你爸这样的男人,我现在才明白,有些事不能太逆来顺受,要不然他会觉得你好欺负。”

    也是到今天容夫人才看透,温柔贤淑根本没用,如果遇到渣男,你的温柔贤淑和善良在他眼里不过是可笑的行为,他们只会借着你的这些越发肆无忌惮的欺负你。

    所以,容夫人不甘心!

    容媛摸不准她的心思,“妈,那你想怎么样呢,都这样了,难道你还想和爸爸耗着吗?”

    “我都耗了这么多年,还在乎这点时间吗,你爸爸这么欺负我,这么糟蹋我,你让我怎么甘心!”

    “妈,你千万别轻举妄动,你想做什么你先告诉我,别一个人撑着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做什么,我只想拿到属于我的那部分,要不然我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容媛叹了口气,“你的意思是,要爸爸分容家的财产给你?”

    “按理说,我们离婚,他该分我一半家产,如果他做不到就休想让我退位让贤。”容夫人心里也憋了一口气,“媛媛,你不知道你爸爸有多残忍,他竟然只给我们五百万,呵,五百万就想打发我,他以为我还像当初一样傻么?”

    天哪!五百万?

    大概连容媛也没想到容父会如此绝情,就给妈妈五百万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来说,五百万根本不算什么,在安城市区买一栋房子就没了,如果想装修稍微华丽一点,五百万是不够的。

    难怪她妈妈会这么大的火气,原来是爸爸做得太绝了。

    可是她有什么办法,她这个做女儿的同样是被那个所谓的父亲伤透了心。

    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劝妈妈离开那个男人,以后他们过她们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妈,我一点也不奇怪爸爸会这么做,因为我早就看透了他。”容媛故意这么说,“妈,是你太过于看重你和爸爸的感情,我也知道那时候你们感情好,可那都是过去了,那时候容家在安城还没有这么大的发展,爸爸对我对你都很看重,你是太沉醉你们的过去了,以为他不是那样的人,总是被过去迷惑,妈,你清醒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容夫人脑子混乱极了,她承认女儿说得有道理,她不愿意离开容父的原因,也是因为他们的曾经太过于美好,虽然这个男人没有给她任何惊喜,没有带给她作为女儿的愉悦,但那时候他们的生活简单,他也算得上是一个好丈夫,她这样的人只希望有一个安稳的家,离婚这两个字,她从来就没有想过。

    “媛媛,我和你说这些只是让你知道你爸爸是怎样的一个人,你以后不要对他抱任何希望,我要容家一半的财产,你爸爸肯定不会答应,他怎么舍得把那么大的家业分我一半呢。”

    “妈,既然你都明白,为什么还要……”

    容夫人打断她,“媛媛,我已经跟你说了为什么,你也不要再问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明天就要离开了,你这样我怎么放心啊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放心的,这都是我和你爸的事,只有我们自己能解决,你就是留下来也不帮不了我什么。还有啊媛媛,你千万别因为这事再去找你爸了,你和他讲道理永远都讲不通的。”

    容媛确实打算等妈妈走后去找爸爸,听了容夫人这话,她又觉得确实如此,去找爸爸又能怎么样,他心里没有他们母女,她就是说得天花乱坠他也听不进去啊。

    容媛对容父其实也没有过多的要求,只希望他能对妈妈好一点,如今他连着要求也做不到了,这个父亲,也彻底从她心里剔除。

    等容夫人离开,容媛仔细的想了下,这个节骨眼上她不能离开,爸爸和妈妈闹得这么凶,她怕出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下午阿晖过来,容媛沉不住气的把这件事告诉了他,阿晖听后脸色变了变,想着,容父已经沉不住气了吗,竟然想着要和原配离婚扶正小三和私生子?

    说到底容父这么做也是被阿晖给逼的,要不是阿晖用儿子的命威胁他放了容媛,容父也不会这么沉不住气。

    不过阿晖觉得,容父这么做对容夫人也是有好处的,也可以让容夫人看清容父的真面目,有时候看到容夫人,阿晖都会觉得心存愧疚,毕竟是他帮容父隐瞒了私生子的事。

    容父一定是被他给逼急了。

    “阿晖,我没想到爸爸会这么狠心,竟然要和妈妈离婚。”容媛低喃。

    是不是好女人都得不到幸福?

    阿晖安抚她,“其实我们心里都清楚得很爸爸是怎样一个人,只是因为他是我们的爸爸,很多事情我们不能做,也不想做,媛媛,接受现实吧。”

    是啊,接受现实吧,她的爸爸就是个狠心的人,对她根本没有一点血缘亲情,假如爸爸有那么一丝的心疼她,容媛离婚了也不会住在这里,早就回容家了吧。

    所以,她为什么还要对爸爸抱有希望,还要对小时候的事情念念不忘呢。

    “出了这样的事,我想明天的计划也不能照常进行了,这个时候我必须陪在妈妈身边。”

    阿晖理解她的心情,但容媛留下来他怕有危险。

    “媛媛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晖,你什么都不要再说了,我心意已决不想离开安城,即使要离开,我也要带上妈妈。”

    她所做的决定,阿晖从来都会赞同,即使再艰难,可这次关系到容媛的命,阿晖还是想劝劝她。

    容媛却什么都不想听了,“我有点累,阿晖,你也回去吧,我想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这个男人,无论心里承受了多大的压力,只要她说的,他都会说‘好。’

    从容媛的公寓出来,阿晖便给容父打了电话,告诉他,已经放了他儿子。

    容父听后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,阿晖的警告声传来,“别再试着挑战我的耐心,您知道我这辈子只在乎容媛,这个秘密也只有您知道,他是我的软肋,您的儿子也是您的软肋,既然我们都知道彼此的软肋,就彼此放过彼此吧,以后只要您有任何吩咐我还会为您去办。”

    容父冷哼声,“你以为我还能相信你?你他妈那天差点毙了我,阿晖,我辛辛苦苦养了你这么多年,为了一个女人你竟然差点对我开枪,你扪心自问,对得起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为的女人应该也是您的命根子,她是您的女儿,您扪心自问,对的起她吗?”

    容父懒得和他废话,“怎么突然放掉了我儿子?”

    “我想相信你一次,不过,仅此一次,如果你再敢对容媛下毒手,我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对父亲说话的态度?”

    “只要您不碰容媛,您就是我的好父亲。”阿晖说完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该说的他已经说了,阿晖也不能保证容父不会再对容媛下毒手,容媛若是真的决定留下来,他更要好好防护。

    那头的容父被阿晖的一番话气得不轻,看看,这就是他养的好儿子,整个就是一个白眼狼!

    看样子阿晖是一个心腹大患,他做事再得力,只要有一天不为他所用,那么这颗棋子就只能带来无尽的麻烦。

    不行,他必须想办法干掉阿晖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年他身边的人很多都成了阿晖的人,要干掉他又何其容易?

    但若是不干掉他,将来阿晖必定会背叛他啊。

    容父犯难了,不知道如何是好,偏偏这个时候他的小情人又给他打电话,哭天喊地的,那叫一个可怜,还说儿子发了高烧,容父一听立马就坐不住了,赶紧让人开车去临市看望小情人和儿子。

    这一去,也坚定了容父要和容夫人离婚的决心,他的儿子不能没有他这个父亲在身边照顾。

    只是他又不愿意给容夫人分得一般的财产,实在让容父头疼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,一向温顺,怎么突然间变得这般不可理喻呢,竟然妄想要容家一半的财产,想想这些年,她付出过什么,除了每天在家做容夫人,在外打拼可都是他啊,她又有什么资格分得他一半的财产?

    *

    既然决定不离开了,容媛又把收拾好的东西拿出来,其实她一点也不想离开安城,只是那天在医院看到厉子涵以后,容媛伤心欲绝,一时冲动不想留在这里而已,静静想来,她又何必离开,她和厉子涵虽然在同一座城市,但相隔甚远,两人碰面的机会根本不大,她也不必担心以后见了他和容韵尴尬。

    想到容韵,容媛打了电话问她最近身体状况,也问了她和齐封的关系。

    容韵接到她的电话很意外,自从出了那档子事,她和容媛的关系就不胜从前了,她很想修复,奈何容媛不给她机会。

    “姐,怎么突然想到给我打电话了?”

    天色渐渐暗下,容媛望着红透半边天的彩霞,“想问问你最近好不好,肾源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挺好的,有齐封每天陪着我,他们说还在努力找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姐,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?”容韵开口,“其实那天你从医院离开厉子涵又来找过我,不过你别误会,他不是为了我,而是问你的近况。”

    再次听到这个名字,从容韵嘴里得知厉子涵问她的近况,容媛的心再一次被触动了。

    即使离婚了,只要听到厉子涵的名字,容媛还是会心跳加快,哪怕那个男人想要拿走她的一颗肾,容媛还是无法做到心无旁骛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明知道这样不理智。

    她就该听阿晖的,离开安城,彻底忘了厉子涵的。

    “姐,你有没有听我说话?”

    “哦,听到了,他,他问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问你好不好?姐,我看得出来厉子涵心里是有你的,他好像很纠结,我认识他那么久,还鲜少看到他那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容韵其实想问,厉子涵有没有去找过她,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妥,万一厉子涵没去呢?

    哎,也不知道厉子涵到底是怎么想的,有没有去找过姐姐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容媛不太相信,因为厉子涵心里根本就没有她,离了婚好不容易恢复了单身,他想到的也只有容韵,哪里还有空去考虑她啊。

    “姐,你是喜欢厉子涵的吧?”

    容媛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喜不喜欢重要吗,他们已经回不去了,事情闹到这个地步,她和厉子涵都会有各自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姐,既然你喜欢厉子涵,有时候也要主动一点,其实厉子涵这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容媛就不爱听了,好像她比较了解厉子涵,而容韵其实也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为容媛的事情操心,没想到话出来会让人误会。

    “容韵,不管他这个人怎么样,我已经和他离婚了,我也成为了他的过去。行了,你早点休息吧,我有时间就去看你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容媛又一次想到了厉子涵,只要想到他,她的心就会痛。

    根深蒂固的感情,怎么可能说忘就忘!

    厉子涵,离婚后你想过我吗?

    容媛的头靠在窗前,这个时候天色已经黑透,漫漫长夜,她的失眠症要怎么治愈?

    这个夜里,容媛依然辗转反侧,她想到更多的是厉子涵,还有她所谓的父亲,这么急着和妈妈离婚,真的想把小三扶正吗?其实容媛也知道,容夫人和她的性子一样,表面温柔善良,骨子里却有一股倔强劲,爸爸若是真的不给她分一半容家的家产,她估计死也不会离婚。

    哎!

    容媛又翻了一个身,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好像自从她和厉子涵决定结婚,他们家的这些破事就没停止过。

    午夜,容媛接到阿晖的电话,她正好还没有睡意。

    “阿晖,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?”

    阿晖在电话那头喘着气,良久才道,“媛媛,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容媛愣在原地,心脏砰砰直跳。

    “阿晖,怎么了你告诉我,别不做声啊。”

    “呼……媛媛,是这样的,你妈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妈她怎么了?”容媛赶紧下床,“阿晖,我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出了车祸,在医院抢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阿晖后面说了什么容媛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,她耳朵里嗡嗡作响,整个人都傻掉了。

    等她浑浑噩噩跑到小区门口,阿晖的车也停在了那里,看样子刚刚到。

    男人下车扶住她,“媛媛,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事情发生以后,阿晖一直在想该怎么告诉容媛,怎么说才能让她心里好受点。可发生了这样的事,即便有再好的说辞都是没用的。

    容媛被阿晖扶上了车,阿晖带着她去医院。

    良久,容媛喃喃开口,“我妈怎么样了,严重吗?”

    “还在抢救,在医院守着的都是我的人,你放心,绝对不会有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我妈怎么会发生车祸?”

    “目前还不清楚,我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妈妈已经被送往医院了。”

    自从那天得知容父对容夫人提出离婚,阿晖就存了一门心思,暗地里派人保护容夫人,没想到还是没能避免悲剧的发生,以他多年的经验来看,容夫人的车祸不是意外,而是一场阴谋。

    不过这都是阿晖的猜测,他也不敢将没有查清楚的事告诉容媛。

    两人到了医院,容夫人已经从手术室出来,情况很不理想。这场车祸伤到了脑部,医生说需要观察两天,如果两天之内容夫人没有醒来,可能这辈子都不会醒来了,即使醒来也会有很多后遗症,再也不会恢复到之前那样。

    容媛听后承受不住,差点晕厥。

    阿晖抱住她,“媛媛,这个时候你千万不能倒下,妈妈需要你。”

    是啊,需要她,可是她也不过是个普通人,在经历过离婚以后哪里再能承受失去妈妈的打击?

    为什么要这么对她,她饱受折磨就算了,为什么一切还要加注在她妈妈身上?

    都这个时候了,容夫人一般都会待在容家,怎么会出车祸的,大晚上的她出去做什么?

    容媛在阿晖怀里缓缓睁开眼,她惨白的唇动了动,阿晖听见她说,“阿晖,我的心好疼啊,从来没有这么疼过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的容媛才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的绝望,医生的那番话对于她来说就好像是判了死刑,妈妈即使醒来也恢复不到以前的样子,她等于失去最亲的人,最疼爱她的人。

    本书由首发,请勿转载!笔下文学 http://www.bx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隐婚蜜爱:老公V587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隐婚蜜爱:老公V587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隐婚蜜爱:老公V587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