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六百八十二章 痛失

笔下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后手正文 第六百八十二章 痛失
(笔下文学http://www.bxwenxue.com)    路承周此时非常后悔,自己还是低估了金惕明的阴险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路承周扶着胡然蔚低声说。

    然而,胡然蔚却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路承周一惊,在他脖子处摸了一下,发现他的脉搏很微弱。

    他马上背着胡然蔚,朝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火先生,我可能不行了。”胡然蔚被背着走后,突然清醒过来,在路承周耳边,用微弱的声音说。

    “谁说你不行的?你一定行的。”路承周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如果我不坚持留下,就不会让你也陷入险境。”胡然蔚苦笑着说。

    曾紫莲劝他的时候,他根本就不想走。

    就算火柴劝他,他也觉得,可以让行动组干掉金惕明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火柴的判断才是准确的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第一时间赶过来就好了。”路承周也很自责。

    如果他早点赶来法租界,或许能早点劝服胡然蔚。

    当路承周觉得,他已经到了安全区域时,突然后面,又传来一阵枪声。

    路承周猛的停下脚步,这个时候再出现枪声,只有一个可能,行动组的人,与金惕明等人遭遇了。

    “胡先生。”路承周将胡然蔚放下后,发现他已经站不稳,他只能慢慢扶着胡然蔚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然而,胡然蔚还是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“胡……”路承周使劲摇着胡然蔚,可是胡然蔚像睡着了一样。

    路承周握着胡然蔚的手腕,发现他的脉搏时断是续。

    “火先生,请帮我……帮我照顾我妹妹。”胡然蔚突然睁开眼,轻声说。

    “放心,她会好好的。”路承周惊喜地说。

    然而,胡然蔚说完之后,脸上露出一丝微笑,闭上的眼睛,再也没有睁开了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远处的枪声不断传来,路承周伸手在胡然蔚脖子处摸了摸,又放了根手指在他鼻子下探了探,最终只能失望地拿开。

    路承周将胡然蔚的枪拿在手上,突然朝着胡然蔚的尸体,连开了两枪,两枪全中他的左胸。

    胡然蔚虽然死了,但路承周不能带走他的尸体,甚至,死后都不能给他恢复身份。

    如果解剖尸体的话,胡然蔚肯定是死在自己的枪下。

    到时候,胡然蔚就是死在军统手里,而不是死于背后的那颗子弹。

    路承周手握两枪,朝着枪声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路承周此时充满了愤怒,或许他已经击毙了杀害胡然蔚的枪手,但他还是想将所有敌人,全部杀光。

    只是,当他快抵达现场时,枪声却突然停了。

    前面突然跑来几人,路承周注意到,当先一人正是方南生。

    路承周马上避开,这个时候与方南生相认,实在不理智。

    他的装扮不是原来的火柴,与方南生相认,并不会产生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替他们断后,或许是最佳选择。

    路承周希望,金惕明能带人追来,这样的话,他倒有机会替胡然蔚报仇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,后面并没人追击。

    反倒是听到了巡捕示警的口哨声,怪不得方南生会撤退,很快周围的巡捕都会赶过来。

    金惕明也不笨,他今天晚上的准备也不足。

    原本只想监视胡然蔚,他之所以亲自来,也是想让下面的人觉得,他很重视此事。

    哪想到,胡然蔚真的是军统。

    一人小时后,在国民饭店,路承周与曾紫莲终于见到面了。

    随曾紫莲一起来的,还有方南生。

    “胡然蔚殉国了。”路承周叹息着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……”曾紫莲一愣,海沽站接连出事,再这样下去,海沽站还有战斗力吗?

    “我低估了金惕明。”路承周轻轻叹了口气,将事情向他们介绍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要这样对胡然蔚呢?”曾紫莲一时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“为的还是扰乱视听,金惕明并没有证据证明,胡然蔚是我们的人。而胡然蔚表面上却是死于我们之手,让金惕明去跟日本人解释吧。”路承周说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怎么办?”方南生问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军统确实连遭打击,好端端一个海沽站,现在七零八落,人员减少了将近三分之二。

    “除掉金惕明和野崎,替弟兄们报仇!”路承周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不管海沽站受到多大损失,必须要有所行动,这是他的职责。

    原本路承周准备在法租界过夜,出了这样的事后,他迅速回到了英租界。

    他是英租界的巡官,法租界出了枪击案,与他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路承周跟往常一样,先去了大兴日杂店。

    “主任,野崎先生让你上午回去开会。”宁明拿了包烟给路承周,轻声说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路承周点了点头,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野崎不开会才怪。

    路承周连警务处都没去,径直去了宪兵分队。

    在三楼的会议室,路承周看到野崎和金惕明早早到了。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,胡然蔚死了。”野崎看到路承周后,缓缓地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?胡然蔚死了?谁干的?”路承周“惊讶”地说。

    “还在调查。”野崎看了金惕明一眼。

    胡然蔚应该是死于宪兵分队才对,但从现场的痕迹来看,胡然蔚更像死在军统手里。

    他后背中了一枪,但前胸又连中两枪。

    后背的那枪,是南部十四式的子弹,而前胸的两枪,子弹却出自他自己的枪。

    这样胡然蔚的死因,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军统故弄玄虚,我依然坚持认为,胡然蔚是军统的内线。”金惕明坚持着说。

    “金主任,如果胡然蔚是冤枉的,兄弟们会多寒心啊。”路承周叹息着说。

    金惕明没有足够的证据,指证胡然蔚是军统内线。

    “你在胡然蔚家有什么发现吗?”野崎突然问。

    “暂时还没有。”金惕明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胡然蔚家比贾明家更干净,虽然他也带了几本书回来,但那些事明显都经常翻看,不太像是密码本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证据,我觉得不应该将胡然蔚视为军统人员。他在三室威信很高,如果三室的兄弟知道,胡然蔚被胡乱扣上军统的帽子,以后谁还敢用心做事?”路承周说。

    他不承认胡然蔚的身份,其实是变相否决了金惕明之前的推断。

    --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--> </p>笔下文学 http://www.bx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后手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后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后手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